宋雪涛:缺电主要原因是需求好、煤炭少、限电价,能否输出通胀取决于是否掌握定价能力

Posted On By gge5889F

宋雪涛:缺电主要原因是需求好、煤炭少、限电价,能否输出通胀取决于是否掌握定价能力

  能耗双控是今年才开始的吗?双控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今年更严格?近期各地限电是因为双控吗?缺电的主要原因是什么?为什么经济下行,但用电需求旺盛?双控和限电能否输出通胀?



  文:天风宏观宋雪涛/联系人郭微微


  问:能耗双控是今年才开始的吗?


  答:我国能耗目标发挥约束作用的历史始于“十一五”时期。“十一五”期间,国务院成立节能减排工作领导小组,将单位GDP能耗降低20%左右写入发展规划纲要,最终我国以年均6.7%的能耗增速支持了年均11.3%的GDP增长,单位GDP能耗降低了19.1%,基本完成目标任务。“十二五”期间,在单位GDP能耗降低继续发挥约束性作用的同时,国家首提合理控制能源消费总量要求,但未制定具体总量控制目标。“十三五”期间,国家不仅提出了单位GDP能耗比2015年降低15%的能耗强度目标,还对能源消费总量设定了50亿吨标准煤的目标上限。


  “十四五”期间,国家继续推进能耗总量和强度双控工作,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耗降低3%左右被列为政府工作报告中的2021年发展主要预期目标,单位国内生产总值能源消耗降低13.5%被写入十四五规划。9月11日《完善能源消费强度和总量双控制度方案》出台,标志着中央将进一步深入推进节能降耗工作,推动实现碳达峰碳中和目标任务。


  限电和双控的几个常见问题(天风宏观宋雪涛)


  问:能耗双控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今年更严格?


  答:能耗双控是为了倒逼发展方式转变,推动产业升级。9月11日出台的《完善能源消费强度和总量双控制度方案》明确指出,要将能源要素优先保障高技术产业和先进制造业,同时提出要鼓励地方增加可再生能源消费,如果地方超额完成激励性可再生能源电力消纳责任权重,超出的消纳量不纳入总量考核。在《方案》的指引下,我国的能源要素将向单位能耗产出效益高的产业和项目聚集,能源结构也有望加速调整。


  今年能耗双控的工作目标是单位GDP能耗降低3%左右,2018年和2019年我国单位GDP能耗分别比上年降低了3.1%和2.6%,政策没有显著加码。近期双控动作频发的原因是上半年青海、宁夏、广西、广东、福建、新疆、云南、陕西、江苏等19个省(区、市)能耗强度不降反升或降低率不达标,地方为了完成全年能耗双控目标加强了对高耗能产业的管控


  问:近期各地限电是因为能耗双控吗?


  答:限电和双控是两回事,但彼此有关联。近期地方限电动作不断,分为两种情况,一种是双控限产采用了限电的方式,另一种是电网负荷过大被迫拉闸限电。


  能耗双控的手段主要是限制产量,例如9月云南加强了对钢铁、水泥、黄磷、绿色铝、工业硅、煤电等重点行业的管控,要求黄磷和工业硅9-12月月均产量不得超过8月的10%;陕西榆林对两高项目进行管控,要求新建成两高项目不得投入生产,本年度新建已投产的两高项目在上月产量基础上限产60%,其他两高企业9月份限产50%。但也有部分地区采用了拉闸限电的方式作为限产手段,据经济观察报,珠三角和江浙地区的部分企业因超负荷运行被强制拉闸。


  限电的主要原因是电力缺口。例如辽宁省电网在实施有序用电措施的个别时段仍存在供电缺口,东北电网调度部门为避免电网崩溃带来大面积的停电甚至损毁电网设备,直接下达指令执行“电网事故拉闸限电”。广东省也表示本轮错峰用电主要是因为高温天气下电量负荷双增长、省内机组发电能力有限等因素造成的,并不是因为双控工作。


  总结来说,限产的主要原因是地方突击达标双控任务,限电的主要原因是电力缺口。它们分别归属不同的主管部门,反映了不同的诉求。


  问:缺电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答:一句话,需求好、煤炭少、限电价。


  需求端,今年1-7月我国全社会用电量4.7万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6.7%;工业用电量3.1万亿千瓦时,同比增长17.6%,拉动全社会用电量增长9.9%。7月全国主要电网最高用电负荷达到11.9亿千瓦,同比增长16.3%,突破历史最高水平;分地区来看,对最高用电负荷贡献最高的三个地区是华东、华中和华北,分别贡献了5.3%、2.9%和1.7%。


  限电和双控的几个常见问题(天风宏观宋雪涛)


  供给端有以下几个问题,最主要是缺煤和“市场煤、计划电”。


  今年缺煤、少水、停风。火电仍然是主要发电来源,今年以来由于澳煤进口持续收紧、蒙煤通关时间受疫情扰动延长、国内部分煤矿因环保要求和矿山事故等问题停产检修,煤炭价格持续攀升,电厂存煤天数回落至历史低位,生产成本压力日益突出。


  水电方面,今年澜沧江、金沙江上游降雨量偏低,叠加青藏高原积雪融雪较少,水电供给出现明显减少,6-8月全国水力发电量分别同比下滑5.6%、4.3%和4.7%。风电方面,辽宁省电力保障工作会议指出,由于9月23日-25日风电骤减,辽宁省电力供应缺口进一步增加至严重级别,被迫拉闸限电。


  “市场煤、计划电”的机制设计下,煤电价格倒挂,发电企业存在博弈动机。我国现行燃煤发电上网电价采用“基准价+上下浮动”的定价机制,其中基准价按当地现行燃煤发电标杆上网电价确定,浮动幅度范围为上浮不超过10%、下浮原则上不超过15%。由于上网电价相对固定,高昂的煤价对电价形成了倒挂,使得发电企业生产积极性不高,断电意愿较强


  限电和双控的几个常见问题(天风宏观宋雪涛)


  另外,传统能源在2015年后收缩了资本开支。2016年供给侧改革以来,我国火电装机容量增长放缓,新增设备容量增速持续为负。新能源对电力的短期消耗大于替代。近年来我国可再生能源利用水平持续提升,但在能源结构中的比例仍然偏低,2020年全国可再生能源电力实际消纳量和非水电可再生能源电力消纳量分别占比全社会用电量28.8%和11.4%。由于可再生能源的建设过程需要消耗大量的铜、铝、锂、硅、磷,短期而言可再生能源对电力的消耗作用大于替代效应。


  限电和双控的几个常见问题(天风宏观宋雪涛)


  问:为什么经济下行,但是用电需求旺盛?


  答:居民用电需求旺盛的背后主要是高温天气。2021年夏季我国大部地区气温偏高,全国平均气温为21.7℃,较常年偏高0.8℃,居民用电需求较高。据广东省能源局,气温每升高1℃,广东电力负荷便将提高200万—300万千瓦,近期的高温加剧了电力的供应不足。


  工业用电需求旺盛的背后主要是持续高景气的出口。受东南亚疫情再次蔓延的影响,今年二季度我国出口份额较一季度回升1%,支撑出口持续维持高景气状态,8月出口复合增速17.04%,创下疫情以来的新高。从1-7月各省的耗电情况来看,对全社会用电量贡献超过1%的均是出口大省,包括山东(1.6%)、广东(1.5%)、江苏(1.5%)和浙江(1.2%)。从1-7月制造业行业的耗电情况来看,用电量增速较高的基本都属于出口导向型行业,包括电气机械、汽车制造、家具制造、木材加工、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仪器仪表、通用设备、纺织服装、文教用品和纺织。


  限电和双控的几个常见问题(天风宏观宋雪涛)


  问:双控和限电能否输出通胀?


  答:能否输出通胀取决于是否掌握定价能力,定价能力取决于是否具备禀赋优势(如原材料垄断)或者技术优势(如卡脖子技术)。如果能掌握产业的核心技术、建立技术优势,凭借定价能力,只需要加税或提价就可以向外转移成本,无需主动减产。不为提升效率的主动减产,非但不能提升定价能力,反而可能损害产业链效率和完整性,削弱当下的竞争优势和未来产业升级的基础。长时间的主动停工,会不断导致各条产业链需求下滑,恢复时间可能延长,并遭遇更严重的供给缺口。


  风险提示


  国内疫情防控压力超预期;政策倾斜力度不及预期;政策推进时点慢于预期

.klinehk{margin:0 auto 20px;}

  来源为金融界的作品,均为版权作品,未经书面授权禁止任何媒体转载,否则视为侵权!

gge5889F
5717@qq.com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